写在魅蓝E3发布前夜

转载自爱否科技,意在笑看魅族黄章作大死。

如果你到现在还不知道魅蓝E3之于魅蓝,乃至于整个魅族的意义,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——魅蓝E3是魅蓝品牌回归魅族之后的最后一款产品。

——或者说,「魅蓝E3可能是最后一款原汁原味的魅蓝手机」。

和你一样,我在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也是震惊的。仿佛从6年前,小米一代打破30万销量的一马平川之后,魅族的路就突然变的不顺了起来。左右之间,你能看到那个供奉着心中佛祖怡然南山下的菜农,和阿里资本青睐前夜,重回办公室在数千员工千疯狂扩张之前,雄心壮志的CEO。一个人的不同面孔背后,是这家公司在「小清新」和「做大做强」之间不断摇摆。但是无论是市场,还是黄章自己,都选择了一条似乎本来就不应该纠结的道路:快速做大做强。

写在魅蓝E3发布前夜

在2014年的尾巴上,魅族子品牌魅蓝正式成立,从2018年各家开始修改出货预期的今天回望,做出这个决定的节点并不算晚,如果说2000元档的MX是令人仰止的高山,魅蓝是容纳无数有品青年的海洋,PRO系列,就担负着魅族的星辰大海。MX保底、魅蓝冲量、PRO上探,凭借着魅族长久积累的品牌势能,和仅此于OV的线下渠道,哪怕不是魅友,任何一个理性的人按照逻辑和规律所能推到出的结果,都要远远好于魅族当下遇到的窘境。

从一家出货百万的公司,到千万销量的对赌协议,魅族究竟哪一步走错了?

在罗老师之前,黄章可能是对产品细节把控最为严苛的老板。放弃MP3转战电容触摸智能机,M9时代安卓世界第一块视网膜屏幕,所展现的是远超同行的毒辣眼光和产品嗅觉。将公司管理逐渐下放,甚至系统也放权到杨颜之后,黄章的角色更像是张小龙般的产品经理。不同的是,这个中国权利最大的产品经理,无需汇报,无人质疑,不用将精力花在与供应链数字博弈,不用投入项目管理耗费的光阴。黄老板要做的,是一部自己喜欢的手机。所以,昔日的对手小米用价格倚天屠龙,快速的冲破了物联网,下沉到了三四线市场。阿里的热钱,和作为公司元老的左右手——白永祥和李楠,也可以凭借着不错的产品眼光,将公司的规模拉到千万级别的销量。在这个跨步的过程中,魅族也并没有出现大规模的质量问题,甚至经历2016年的遛鸟狂奔,白总和楠总分别交出PRO 6销量过百万、魅蓝单品过五百万的答卷。

直到PRO 7。

写在魅蓝E3发布前夜

当我们说一家硬件公司出了问题,追问到底,大多都是产品本身出了问题。

2018开年,魅族传来了一个好消息——「没亏」。从外来看,哪怕没有各种寅吃卯粮、亏损变折旧的合理做账手段,唯一能解释魅族在低谷中保持盈利状态的原因,就是魅蓝大量的销量和无本万利、靠量吃饭的Flyme团队。而负债一栏最大的名目,正是今年花费了大量资源的PRO 7。

写在魅蓝E3发布前夜

我们可以从很多细节看到这款产品的备货级别,比如在三星华为OV上比较多见的多处理器版本来划分高低配,这起码要多占用一套研发团队来做相关的适配;营销层面空降而来的杨柘为PRO 7开启了广告投放的飞行模式和高铁模式,以及独立定制OLED后屏的起订量,都将PRO 7的备货级别拉到百万以上。这对前作已经过百万的系列来说,并不是一个激进的选择;但是不足半年,渠道低于成本价甩货,让整件事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豪赌,而豪赌的对象,是魅族高层基于个人审美观念的产品。换句话说,为什么会拿这样“明显”消费者不会买账的东西,肩负冲击星辰大海的使命?

写在魅蓝E3发布前夜

和爱情一样,品味和眼光,也是有保质期的。

大国之大,不止于疆土,而在于人,人有多少,市场就有多大,当一个市场的用户多到可以容纳分工细如圆珠笔、消费力强到能支撑起客运飞机时,任何一种有趣/特别的品牌特质,都能支撑起一个百万级别的品牌。 而想要突破千万,产品本身可能需要放弃一些特质的东西,而回归到共有的「人性」上。反驳这种「道理」成为巨头的「少数派」不是没有,但是在手机行业的一个不争的事实是,那些强调个性的品牌的产品,往往凝聚着较多创始人的个人意志,或者针对特定的「少数」群体;而千万级别的玩家——OV华米,则是凭借着「薄」「不卡」「音乐」「水桶」甚至「爱国」「拍照」,这样基于人性更为基础层面的诉求,吃掉了千万级别的市场。

一个产品从百万走向千万的过程中,最重要的,就是基于千万级别市场用户的产品定义。很显然,公司权利下放,甚至将Flyme的产品定义下放的黄章,唯独没有把产品定义的权利完全下放;即便是对于处在高层的白总,也只是部分下放。这件事在魅族初代产品上,得到了良好例证,但是随着市场的变化,魅族产品所追求的窄边框/宽屏幕、后盖打磨弧度、革命性的Home按键,都显得太过「小气」。而在手机功能性能、续航、拍照上,客观的说,是远落后于华为OV的。

写在魅蓝E3发布前夜

还比如,在中国手机市场被「18:9全面屏」完全洗脑之后,魅族依然对横向宽屏幕偏执地坚持。一家能吃上三星新款SoC的手机厂商,一家「除了三星之外,和三星走得最近」的手机厂商,在经历了数个伤敌为零/自损一千的决策之后,原本有一个领先全国跟进18:9屏幕的机会,但依然选择了逆市场而行之。

PRO 7是黄章将产品定义部分下放的产物,但是即将到来的黄章梦想机魅族15,难道就能挽回局面么?

同时期的华为小米OV,都早已经把产品定义交给了更为专业的团队,使用更为先进的方式,在市场中不断摸爬滚打迭代验证了很多次。哪怕自信如乔布斯,去世至今,苹果股价仍然不断高攀,凭借的早已不是个人审美和意志,而是对需求更为科学本质的理解,和对一套领先行业的产品定义体系。

但不能否认的是,魅族有人「懂」产品

在整个2017年,魅族相关评论中,最多的一句话是,魅蓝真「旗舰」。但这个憨憨的楠胖子,和他的魅蓝手机。在这段迷茫的这些日子里,用「青年良品」口号维持着粉丝为数不多的惊喜。

写在魅蓝E3发布前夜

一家手机厂商的核心是产品,营销宣传推广等等一切,都是围绕着产品这个核心去做的。当核心的核心——产品定义都失败了,那么后续外围做的一切工作,都只能带来负向的效果。黄章和老白是不接地气的,而且有着极强的控制欲。正如不少信仰级魅友所说,魅蓝Note 6才是更值得买的产品,它出自李楠之手;而李楠正是一个做过社交和游戏、爱玩吃鸡、懂得用户需要什么的人。 换句话说,相比黄章和白总,李楠「更接地气」。

在拆分出的魅蓝中,上任总裁的李楠如果可以主导魅蓝产品定义,在手机这个存量市场,保证销量有升不降并不算难事,如果能更早的将产品定义放权与更为年轻,更为专业的团队,在5G时代来临前,起码能保证魅族在诸多销量排名的other中不掉出主流赛道

但突如其来地,这一切,即将随着魅蓝E3的发布画上休止符。

秉承着「在魅族,不可以有人凌驾于我们之外,按照与我们的意愿完全不同的方式做产品」的「原则」,黄章把魅蓝从李楠手里收了回来。上面那一句话是我总结的,也许魅友们会觉得很残酷——但很大程度上,这就是事实。

写在魅蓝E3发布前夜

作为李楠的收官之作,魅蓝E3在定位上最高可以对标到2000元级,在拍照和性能方面实力突出;但在「最后一款真·魅蓝手机」的基础之上,它的发布更多是为了消耗魅蓝现有的元器件库存。这款手机将会仅生产30万台,之后,和李楠的魅蓝一起,一去不复返。未来的魅蓝,很可能会和如今的红米一样,在ODM的道路上失去一切魅蓝品牌的魅力与特色。

可以想见的是,当唯一顺应市场变化的李楠失去了「做机」的能力之后,魅族的低谷时期还要经历很久。黄章和老白并没有什么问题,只不过,魅族不是苹果,他们却已经成为了「乔布斯」。

写在魅蓝E3发布前夜

见过魅族15曝光图的魅友们应该已经了解一些新机的特点了:「16:9宽屏幕」「不支持NFC」「4GB运存起步」……从目前魅族15低调到几乎不存在的预热期来看,黄章对这款「梦想手机」的信心也不是特别的足;这个时候再拿下李楠,魅族首先需要考虑的,就是如何熬过2018全年的寒冬。

至于明天发布的魅蓝E3本尊,我想,作为一个品味还未过期的中年大叔的产品来说,这部产品到底有多好已经不那么重要,最差,也就是一部「魅蓝真旗舰」。